初瘦与那些他的三观不正的杂念

字数:1.2千字 | 发表于:2018年09月19日

何谓初瘦?

初瘦,在我老家的土话里是跟禽兽一个意思。用以自嘲坏事做多,所以总是在跟病魔做抗争。同时,文雅一点的说辞就是,想当初,也瘦过。

这是梦里想到的名字。最近身体不适,经常是失眠多梦。前一段时间听的一个笑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:

“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。”

“有。容易胖。”

初瘦其人

在某处的介绍上是这样说的——“生下来是个胖子,长成了瘦子,现在又变成了胖子……”

瘦的时候是狂吃不胖,胖了之后是喝水也胖。这半生,唯有体重未经努力,却一发而不可收拾。瘦,似乎成了一去不复返的梦。不得不说,初瘦其人,最擅长的便是白日做梦。

最初的梦想已遥远模糊,依稀记得可能是发明家,亦或是老师。随着年岁的推移,又想过成为一名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客,或是职业电竞选手。

总的来说,虽然喜好在变,不变的是一颗坚定追求的心。

小的时候喜欢音乐,虽然一直没有机会去接触,现在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吉他和尤克里里,还能勉强弹奏一曲小星星。后来喜欢计算机,学了编程,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工程师,虽然中间的过程坎坷,如今也如愿成为了 Node.js 基金会的一员。

穿插在前半生中不变的愿望,尚未圆满的还有两个——养一只乖巧的狗狗,买一辆跑车。

宠物

其实我不仅喜欢狗,也喜欢猫。因为小时候被咬过几次,其实那时候一直对其都是又爱又怕。刚毕业的时候(在夫子庙)买了一只咖啡色的拉布拉多,连鼻子都像巧克力一样看着就想咬一口,从我带回来就非常乖,可惜陪伴的时间不长,回去不久就发现有细小。后来也有再养过狗狗,但始终没有这么乖巧的了。可能是工作忙疏于陪伴,也可能,相遇是需要缘分的。

养过时间最久的是猫,养过几只流浪猫。其中有一只一直粘着我脚边,跟着我回家。养了一段时间发现其实她已经大着肚子了。在一天凌晨微光,我陪着她下了四只小猫仔。

豪车

儿时知道的第一个豪车的品牌是兰博基尼,被其夸张的造型和气势深深吸引。自小,这个跑车的梦就在我的心中扎了根。

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,很多那些我们觉得近在咫尺的目标变得奢侈,而那些遥不可及的梦又变得唾手可及。或许,每一个男人都曾在年轻时拥有着同样的跑车梦,追求速度与自由。随着老去,对于跑车的渴望日益衰退,但对于豪车的热爱却始终不减,从低矮的跑车到了轿跑到了SUV。

- 你为什么要那么努力?

- 因为我喜欢的东西都很贵,我想去的地方都很远,我爱的人超完美。

就像出了新手机新电脑之后就想换新的,有了车之后也还想换更好的。三观不正,四肢不勤。可惜在诸多不劳而获的梦破碎后,确实一直是拼了命努力。

听过太多“现在多吃苦,以后多享福”、“吃得苦中苦方,为人上人”、“先苦后甜”的道理,才发现其实都是骗人的。苦难并不会让人成功,反而会消磨人的精力,摧残人的身体。人应该吃奋斗的苦,而不是生活的苦。经历过风餐露宿的滋味,知道每一个哭着吃过饭的人,都有说不出的苦。其实说白了,还就是穷怕了。而时间真不是个好东西,它会把你想要的东西慢慢都给你,也会把你舍不得的东西慢慢都带走。

我们终此一生,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,找到真正的自己。

——《无声告白》

打小开始,我们就背负了太多的期待。可惜啊,一直以来我都是不太争气的。不指望被生活温柔以待,安静活得与人无害。

提笔忘字,瞎说了几句。请勿怪。

逃避不一定躲得过,面对不一定最难过。不求做伟大的人,却要做大写的人,这就是我,我是王初瘦。

扫码关注不迷路